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  作者引用格奥格尔的话说:事物的背后是一种更高的存在。我们需要从书中领悟的就是这个。作者深层地感到事物在不断逝去,因而整个追寻被铺垫出一层哀伤的感情基调。犹如刺破明亮事物带来的幸福,透视到在时代的巨大失落感中沉浮的现实。更有趣的在于,那幸福在哀伤的基调上却更加悠远而有力量了。
  • 2019-07-10
    每封信的下边都好象是用损坏的笔尖歪歪扭扭地写着:“阿尼西木·崔布金。”下款底下又是那笔优美的字:“侦探”。
  •   Q:诗人好像都比较喜欢谈论自己的梦,你是否经常做梦,你如何储存梦?
  •   作者写作的高超之处在于,他的文字可以和读者产生共情,尤其是那些出生在江南的人。
  • 2019-07-10
    “瓦尔瓦鲁希卡①,要是你,亲爱的,要铺子里的什么东西,”他亲切地说,“你尽管拿好了。随便拿吧,不必犹疑。”